【悦读】一条河流的夏天

我童年的夏天,是从和小伙伴们一个个脱得赤条条,像下锅的饺子一样,争先恐后扑通扑通跃进河里开始的。

我们村北这段河面不宽,河床较浅,除了遇大暴雨会涨大水外,一年四季水既不是很深,也不会很浅。河水相当清澈,人和牲畜都可以饮用。岸边长满了芦苇,水面上一些地方漂动着荷叶与粉红的荷花。我们在河里游泳,大多是人们说的“狗刨”,动作远没有在泳池里大家看到的“蝶泳”、“蛙泳”、“自由泳”那么舒展潇洒。不过当时虽然我们才10岁上下,体力还是相当不错的,在水面一口气游出一二里路,都不会气喘吁吁。扎猛子是我们最喜欢做的事情,我和小伙伴们经常在一起比赛扎猛子,看谁在水底下憋的时间长,游出去的距离远。有时候我们也会猛吸一口气,一头扎进水底,摸水底淤泥里的河蚌。那时水底下的河蚌非常多,不一会功夫就会摸一洗脸盆。不过那时候的人们不吃这东西,拿到家里只能喂鸭子。

离河边不远就是当时生产队里的菜园子,菜园子种满了各色蔬菜,比如黄瓜、西红柿等等。最令我们馋涎欲滴的,是里面还种着甜瓜。菜园子里有一间小屋,里面住着看园子的社员,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。在水里玩累了的时候,我们会光着小屁股,头上戴着柳叶帽,偷偷地匍匐着摸到菜地里,每人拧下一个甜瓜,然后再偷偷地爬回到河边,感觉非常刺激。偶尔也会被看园子人看到了,他大声吆喝一声,等到赶过来后,我们和十多个手榴弹一样的甜瓜,早已漂在河水里。我们踩着水,只露出头来,都望着看守园子的人,嘻嘻笑。

看园子的通常骂上两句就会转身离开。等他走后,我们会聚拢到岸边,用拳头砸开甜瓜,大家兴高采烈地吃起来。在我的记忆里,那时村里种出的甜瓜又脆又甜,比现在的超市里的甜瓜好吃多了,吃剩的瓜皮,我们扔在水上,小鱼接着吃。

村里的大人们也会来河里洗澡,只不过大多是在晚上。女人们在上游,男人们在下游。中间隔着大片的芦苇。女人们那边热闹,咯咯地笑,把河边树上的鸟儿都会惊飞。男人们大都是沉默的,只有烟头,在河面上明明灭灭,像一只只萤火虫。

河边的堤坡是乘凉最好的地方。明月高悬,树木婆娑,流水潺潺,绿草青青。草地干净柔软,人们坐着,卧着,都行。贴着水面的风,会将凉意一阵阵送过来,在凉快的风里谈天说地,品古论今,对于村民来说绝对是消暑避夏的最佳方式。

这都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事了。如今村庄里的人,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,夏天里没人再去河里游泳了,晚上也没人来河边乘凉了。人们大都在自家房子里,用热水器洗澡,在自家风扇或空调下乘凉。至于原因,一是大家认为河水不卫生,二是如今的孩子金贵,担心在水里出现危险。现在的大人孩子想游泳,就会开车去城里的游泳馆去消费。(王英)

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