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悦读】踩水车

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前,江淮平原的春夏季节就会出现一道独特的风景——人力水车。

清明时节,农村开始泡稻种,接着就平整秧池了。秧池多选在河溏边,秧池面积小,用水少,家家户户秧池多是戽水浇灌,即用两根结实的绳子缚于木桶或笆斗的两边,两人对面而站,双手各执一绳,以一致协调的动作,将河塘里的水一桶(斗)一桶(斗)汲入秧池。生产队秧池往往几亩、几十亩的面积,靠戽水解决不了问题,便率先支起了水车。

插秧季节来临,水车便如雨后春笋般撒遍河沟汪塘边沿了。水车分为畜力水车和人力水车、风车等多种。风车构造复杂,造价也高,而且受气候条件限制,六十年代中期,我们生产大队曾请几名工匠忙了多日做成一架风车支在田野里,远望亭亭玉立,很是威风,然而,没有风它却转不起来,稻禾急需水,而风车关键时候提不上水。另外,它的操作技术难度也较大,不久便被冷落了。畜力水车造价也较高,结构也较复杂,而且还要建车棚,只有大面积水田才需要它。因此,仅是生产队偶尔为之。盛夏,田野里无遮无挡,火辣辣的太阳下,形如帐蓬、四周无遮挡的水车车棚便成了过往行人歇脚、乘凉的好地方。夜幕降临,气温下降,人们便将牛或驴蒙上眼,驾在水车大转盘上,拉动转盘,带动水车提水灌溉。夜阑人静之时,水车木齿轮与木车轴摩擦的“吱吱呀呀”声便从旷野传进村庄,传进家家户户。

人力水车比畜力水车简单多了,它以一根碗口粗两米左右长的木头作为车轴,上面安装二至三组轴拐和一只轴轮,利用踩水人自身重量压迫车轴转动轴轮,带动楗子上的斗板,斗板便顺着方形槽筒将河水提上来。

踩水就像现在城里人在健身器上跑步锻炼,看上去轻松,然而却十分单调乏味。如同走在一条无尽头的隧道里,紧赶慢赶,永远走不到头。自从三国时马钧发明了水车,我们祖先就这么一代代走了1700多年。

我们丁尕尕大就和水车打交道了。看大人们在水车上谈笑风生,慢踩,如悠闲散步,快踩,脚下生风,轴轮下的水花溅起尺把高,不时还能有大意的小鱼被斗板刮上来。抱着好奇心,大人们踩完水后,我们几个顽童就吊在木扶桁上,眼睛盯着轴拐,小心翼翼地一脚一脚踏下去。十一二岁时就学会了踩水,就敢拚命踩了。但会踩水也就如小马驹套上了笼头,大人踩水时,差个把人,就叫我们顶,个把小时下来,轴拐把脚心磨得火辣辣疼。

踩水不要多大技术,但支水车,要有本事,槽筒必须和轴轮对齐,否则一旦楗链脱落,车轴就如脱缰的野马,人就会摔下来或刮伤。

往事悠悠。如今,农村广袤原野上已见不到水车的踪迹,只有旅游景点偶尔见之,人力水车成了真正的风景。因为,农民富裕了,能灌溉的水田在田埂上扒个缺口就能灌溉,不能灌溉的,就用抽水机打水,又快又省力,谁还愿意再去花钱制作水车花精力支水车花力气踩水车呢? (张士旺)

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